主页 > 亮眼国际 >中国承诺投资450亿美元但大多没有下文 菲律宾官民疑虑日增

中国承诺投资450亿美元但大多没有下文 菲律宾官民疑虑日增

中资企图投资位于苏比克湾入口处的格兰德岛,引发菲律宾军方反弹,最后不了了之。   图:箭头处即格兰德岛 取自Google map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上任以后採取疏美亲中的外交政策。为了争取中国的支持,甚至不惜搁置前总统艾奎诺三世(Benigno Simeon "Noynoy" Cojuangco Aquino III)时期争取到有利该国的国际仲裁法庭对南海争议所做判决。杜特蒂4次访问中国,得到北京当局承诺投资的金额达450亿美元,涵盖钢铁厂、工业中心、铁路、桥樑和发电厂等领域。然而,真正落实的却寥寥无几。

《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 Review)报导,中方说要投资的重大的基础建设计画甚少真正破土动工。迄今为止,只有中国政府在马尼拉捐赠的两座桥梁以及菲律宾北部的灌溉计画已经开始建设。根据菲律宾国家经济和发展局(the National Economic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的说法,中国所说要投资的许多计画后来被认为是不可行的,并且遭到取消。

双方在北京达成的商业协议大多停滞在可行性评估的阶段,或者根本就没有实现。杜特蒂2016年到中国访问期间,促成白银国际投资公司与菲律宾矿商全球镍铁控股有限公司合作,签定的一个价值7亿美元的钢铁厂计画后来也被取消。全球商品镍公司总裁布拉沃(Dante Bravo)指出,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使中国伙伴犹豫不决。

菲律宾外交部长洛辛(Teodoro Locsin Jr.)在亚洲协会的一次活动中对于和中方的协议深感挫折,他表示:「我们签署了这个协议、那个协议,却都没有兑现。...相较于日本的投资和官方援助,(中国的)根本什幺都没有。」

政坛上的反对派则担心,从中国借钱会导致各国陷入「债务陷阱」。与杜特蒂不同政党并且分别选举上任的菲律宾副总统罗布雷多(Leni Robredo)举斯里兰卡无力偿还贷款,被迫将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港口租借给中国公司的惨状为例,警告菲律宾政府,不可依赖中国贷款。

更大的阻力来自菲律宾军方。中资企图投资位于苏比克湾(Subic Bay)入口处的格兰德岛(Grande Island)就让军方不少人担心,中国企图藉此在争议水域获得战略优势。前海军首领帕玛(Alexander Pama)便曾公开呼吁对北京领导的计划案进行更严格审查。帕马指出,中国人的意图非常明显,只要查看地图就足以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可以预期菲律宾国防部门会表示反对。

不仅军方反对,菲律宾大众也不支持与北京保持亲密关係。根据民意测验机构社会温度站(Social Weather Stations)的数据,在今年6月菲国船只遭中方撞沉后,菲律宾人对中国的「净信任度」(net trust)下降到了-24%。相比之下,对美国的「净信任度为73%,对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净信任度」则分别为45%和46%。

提供政治风险谘询的特尼欧战略公司(Teneo Strategy)董事总经理理埃雷拉林(Bob Herrera-Lim)指出,目前还在谈判中的计画得赶在杜特蒂还没卸任时完成,否则很可能就会人亡政息。《日经亚洲评论》的报导则指出,即便如今杜特蒂还在位,许多计画案已经出现大转弯。格兰特岛的计画案就是一个显着的例子。

杜特蒂4次访问中国,得到北京当局承诺投资的金额达450亿美元,涵盖钢铁厂、工业中心、铁路、桥樑和发电厂等领域真正落实的却寥寥无几

相关推荐